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成都 > 企业单位 > 正文

亲情不分国界,2015年英国女孩的成都婚礼,父母到中国参加,语言不通却很和睦

发布日期:2022/4/15 17:50:22 浏览:624

亲情不分国界,2015年英国女孩的成都婚礼,父母到中国参加,语言不通却很和睦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对外交流的日益频繁,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中国工作和生活。

今天的中国,以海纳百川的气势,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们,让他们在这片热土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希望与幸福。

从前有一个英国女孩,她16岁开始学中文,在大学里当代中国学,然后毕业后到了她一直想住的中国成都,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叫葛燕希。

葛燕希也在中国成都收获了爱情,她和四川的年轻男子杨昊一见倾心,决定一起度过他们的一生。

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熟悉中国的葛燕希仍然被复杂的当地风俗所迷惑,幸运的是,杨昊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照顾她的情绪,这对新人的婚礼最终顺利进行。

葛燕希的父母千里迢迢赶来参加女儿的婚礼,虽然说不出话来,但被公婆的爱感动了,他们和杨昊的父母相处得很好。

葛燕希,英国女孩,来到成都创业

葛燕希16岁的时候,住在英国伦敦,在中国播下了自己的种子。

那一年,学校要求所有学生学习一门外语,包括意大利语和中文,绝大多数学生选择意大利文,同样的语系,最后,全校只有两名学生选择中文。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掌握汉语的声调,中文的发音和书写都与英文大不相同,最后她爱上了这门复杂的语言。

她还要求她的中文教师给她起一个中文名字。她母亲的英文姓氏听起来很像中文的“ge”,所以她选择了“ge”作为她的姓。“yan”是她阿姨的名字,是代表希望的最后一个希字。

由于对中国的兴趣,葛燕希也选择了当代中国学作为大学的专业,2014年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了成都,开始了她在成都的第一份工作。

在中国充满活力的经济环境、设备齐全的现代化大都市、独特灿烂中国文化和悠久的历史的感召下,葛燕希决定定居中国,并将自己的未来与文明古国令人垂涎的文明联系在一起。

刚到中国的时候,葛燕希和所有刚参加职场的中国大学生一样,正在适应新的生活,像她的朋友和同事一样,她骑着小电驴上下班,吐着低工资,下班后去吃火锅,很快,她的生活就和成都姑娘一样了。

为了提高自己的流利程度,葛燕希利用一切机会练习。她专门和出租车司机交谈,并秘密录音。她回家后慢慢地听他们说话。不到一年,她就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嘴里还带着一丝四川的味道。

2015年,葛燕希与多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展合作,为外籍人士搭建了人力资源平台,既架起了外籍人才与中国企业互惠合作的桥梁,也帮助来中国的外籍人士了解中国文化,融入了中国社会。

葛燕希和他的朋友们,在成都组织外国友人,一起学习打麻将,一起火锅,各种有趣的活动丰富多彩。

在活动中,活泼开朗的葛燕希经常担任主持人,她成为了中国通的大师,对中国的文化和习俗进行了精彩的讲解。

尤其是在火锅活动中,喜欢吃火锅的葛燕希就像很多家庭一样,对火锅的所有食材都很清楚,从每一种食材是什么、怎么做、怎么品尝,到如何成为火锅,也让那些长期没有去过中国的老外赞叹不已。

葛燕希和朋友们的创业平台做得很好,这个英国女孩在成都除了她的事业之外,还收获了爱情。

也就是在2015,葛燕希在健身行业遇到了杨昊,葛燕希认为这个年轻人初次见面的时候很帅,并且已经萌生了爱情的萌芽。

在格温妮葛燕希一场疾病使他们的恋爱关系进入白热化之前,这对恋人的关系很快得到了证实。

一天,葛燕希在外面吃饺子食物中毒,她恶心不停地呕吐,连忙打电话给杨昊,杨昊接到电话后,立即驱车将葛燕希送往医院。

当天凌晨1点到5点,葛燕希躺在医院病床上输液,杨昊一直在他身边,一直坚强独立的葛燕希非常感动,这对年轻人也敞开了心扉,觉得对方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人。

2015年年底,杨昊带着葛燕希回到了距离成都74公里的家乡彭州,与父母见面。

当她第一次来到杨昊的家乡时,她也有第一次见面时的紧张和担心,她不太懂当地方言,害怕她的父母不会接受外国女孩。

虽然杨昊的父母对儿子带回了外国女友感到有些惊讶,并觉得文化上有差距,但他们仍然觉得葛燕希是个可爱的姑娘。

杨昊父母的热情接待也打消了葛燕希的顾虑,在杨浩杨昊的祝福下,跨国恋人开始筹划婚礼。

英国姑娘的中国婚礼

虽然我们对中国文化已经很了解了,但是我们认为四川当地的婚礼习俗并不适合葛燕希。在确定了婚礼的日期之后,杨昊的父母让这对年轻夫妇挨家挨户地跟着他们喜帖葛燕希很忙,不明白,但是杨昊的妈妈坚持要她去。

一路上,葛燕希总是有些不解为什么要去,有些不开心,但她也没有怨言,还是积极地配合杨昊的父母。

中午,杨昊带着葛燕希去见他最亲近的四个阿姨,他们为葛燕希准备了最好吃的四川菜。葛燕希觉得自己很好吃,就问杨昊道:你知道四川是个什么样吗?杨昊说:不记得了,反正我就是喜欢吃这种味道。吃饭的时候,四姑妈希望葛燕希能够学会做四川菜,当一个好妻子和好母亲,俗话说,男女老少,在家里什么事都要做。

葛燕希立刻问杨昊想干什么,她不太同意四姑妈的说法,但她知道是亲戚的好意,没有和四姑妈争论。

婚礼策划的细节,与中国长辈的沟通,也让她看到了中国的另一面,此时葛燕希心中仍有一个结。

年纪轻轻,葛燕希的父母就分开了,她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生活比较独立,现在结婚后,他们住在一起,面对一个中国家庭的要求,葛燕希有时会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够好,杨昊也不喜欢。

在整个婚礼筹备过程中,杨昊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安抚着她葛燕希神经,告诉她自己是多么地爱她,葛燕希的烦恼也渐渐平息了。

随着婚礼的临近,葛燕希的父母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参加女儿的婚礼,当他们遇到中国亲家时,他们用一个小小的手势拉近了距离。

当父母第一次见面时,葛燕希担任翻译,葛燕希说,当杨昊的母亲想要一个孩子时,她的母亲立即伸手去摸葛燕希的肚子,这种常见的姿势让人发笑。

葛燕希的妈妈抬起手指说了两句话,就像杨昊的妈妈想的一样,还说一男一女,两个没道理的老人,情不自禁地相视一笑。

饭桌上,杨昊的妈妈主动请假母公婆和异国的亲戚端菜,温暖也融化了第一次见面的尴尬。

最后一切都准备好了,但是在婚礼的前一天,发生了一件小意外。

这时葛燕希下了车,不小心把车门夹住了,她立刻痛哭流涕,甚至让杨昊开车去医院,在去医院的途中,只有葛燕希的手指已经发黑,杨昊也慌了。

当他到达医院时,医生告诉他去拍X光片,看他是否骨折了,葛燕希哭得很厉害,因为疼痛和结婚前一天的紧张。

幸运的是,葛燕希没有弄断手指,只是需要回去休息。她发现X光片非常漂亮,显示了戴戒指的手,而且光线很清楚,可以看到求婚戒指。X光片上还有葛燕希的名字,她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婚礼纪念物,以后挂在墙上会很好看。

一场小风暴过去了,葛燕希和杨昊即将开始他们的婚礼彩排,他们正在举行一个传统的中式婚礼,特别请来了一位司仪来教他们舞步和程序。

正衣冠,向她致敬,鞠躬,给公公婆婆一杯茶,这些繁琐的礼数使她兴奋和不安。她排练了礼仪老师教她的每个动作细节。毕竟,明天的婚礼上有那么多人,葛燕希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的错误。

2018年的4月27日,终于到了葛燕希的大喜日子,葛燕希早早地换上了中式礼服,等待着中式新郎装杨昊的到来。

来自10个国家的40多位亲朋好友欢聚一堂,期待这场跨国婚礼的到来。

一想到要见到丈夫,她就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看着她的朋友们在门口等着亲吻。

在新娘离开之前,按照中国的习俗,葛燕希跪下来给她的父母敬茶,并看着她远道而来的亲戚。

让葛燕希最担心的是婚礼流程期间的回车马。

回车马,又名回喜神,是四川当地民间的一种嫁娶礼仪,民间传说新郎要娶回新娘,要一路祭奠新娘的祖先,邀请他们回到家乡,接受新郎的祖先的陪伴,为一对新人带来平安和幸福。

在仪式上,厨师会杀死一只活的鸡,然后带着鸡到处转悠,原来抓这只鸡的时候让葛燕希很不舒服,就像小动物她连肉和蛋都不吃,更不用说杀了,所以杨昊就去抓这只鸡。

回到仪式现场,葛燕希不敢睁开眼睛,很紧张,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还看到地上的血,然后站在血泊中,让她很不舒服,甜蜜的杨昊知道了妻子的不是,仪式结束后,葛燕希第一时间离开了现场。

随后的仪式非常顺利,在主礼嘉宾“龙飞凤舞结婚周年,夫妻拜堂”的开场后,伴随着交拜声,两人许下了白头偕老的诺言。

杨昊还喂了两个汤圆,象征着团圆。他们相视一笑,都想起了吃汤圆食物中毒去医院的情景。

他一边向高堂和岳父岳母敬茶,一边亲切地对杨昊的母亲说:“妈妈,我很高兴和您一家团聚,杨昊和我一定会支持您,爱您。”

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很高兴能和父母在一起,她也相信杨昊将来会加倍努力去爱她,成都给她带来了爱、机会和幸福的生活。

抗疫志愿者中的“洋媳妇”

如今的葛燕希,已经适应了成都媳妇的生活,每当杨昊的家乡过年的时候,杨昊的父母都会按照中国的习俗,给他们一个大红包。

一开始,葛燕希不想要,觉得公公婆婆更需要它,但后来她意识到送红包是中国老人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于是她不再反抗。

在家乡过年的时候,杨昊总是牵着她的手鞭炮,两个人捂着耳朵,放声大笑,把鞭炮扔在门前的水泥地上甚至花园里。

当葛燕希带着她的中国丈夫去英国过圣诞节的时候,不会英文的杨浩教她的亲戚们打麻将,她回来不久就发现一家人都“砌长城”。“葛燕希,你是怎么玩的?”葛燕希问。“我不喜欢打桥牌。”杨昊答,“那也没关系。(.)(.)(.)(.)(.)

2019年,葛燕希加入阿里巴巴,从成都跳槽到杭州,将自己的职业生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自那以后,葛燕希就经常乘飞机往返于杭州和成都,几乎每个周末都会“飞”回成都,和她在杭州工作的丈夫在一起,夫妻俩也临时搬到城里。

2020年,新冠疫情来势汹汹,洋媳妇葛燕希加入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的行列。

回到成都过年,他加入了成都市武侯区桐梓林社区的防疫志愿者队伍,主要任务是走访在成都生活的外籍人士,并要求志愿者至少熟练掌握一门外语。

对英国女孩葛燕希来说,说英语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在家里无事可做,她觉得参加这样的志愿服务是有意义的。

桐梓林社区是一个国际化的社区,有大量的外籍人士居住在成都,有将近400名外籍人士居住在社区过年,对于街道和社区组织排队,语言沟通是一个挑战,这也是葛燕希的用法。

葛燕希和另外两名志愿者敲门,一些居民比较警觉,不懂中文,葛燕希会立即用英语交谈,很快就能了解到居民的情况。

葛燕希说,“成都是我的婆婆,作为成都媳妇,我有责任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

在帮助外籍人士完成调查和宣传后,他加入了普通市民的调查,周围的人也纷纷称赞成都媳妇的热情。

2022年,受疫情影响,葛燕希和丈夫无法前往英国看望葛燕希的亲人,只能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与家人通话。

他们共同祝愿疫情的阴霾早日解除,他们的心已经被来自异国他乡两个家庭紧紧连在一起。

说到未来,葛燕希说,在这个阶段,她和丈夫在一起的时间最多,因为杨昊是一个对她很好的特别温柔的人。

每天晚饭后,两人都会戴着口罩在小区附近的公园里散步,公园里的很多老人都认识一位洋媳妇儿葛燕希,见面时都会热情地

[1] [2]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