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成都 > 资讯杂谈 > 正文

成都一保姆照料雇主一家44年,79岁退休,雇主家儿女把她当亲妈养

发布日期:2022/7/3 18:54:15 浏览:49

来源时间为:2022-07-02

成都一保姆照料雇主一家44年,79岁退休,雇主家儿女把她当亲妈养

2022-07-0202:33:59来源:

河北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至好友和朋友圈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右上方的“关注”。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希望能给您带来舒适的阅读体验。

1954年,成都温江区一名女子开始了自己的保姆工作。

几十年以后,无儿无女的她成为了雇主儿女的“心理妈妈”,原本孤苦无依的老年生活,却过上了儿孙满堂的日子。

高玉清和刘家后代

2015年,96岁的她迎来了自己的寿辰,这些“儿女”全都赶了回来,只是为了给她庆祝生日。

后来,保姆突发脑梗,雇主的女儿没日没夜地守在医院,贴身照顾,生怕保姆有什么三长两短,医院的人都感叹“女儿”的孝顺。

而原本的雇主却生活在养老院,只有保姆跟在这群“儿女”身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保姆为什么会在雇主家养老?

她是怎么成为“心理妈妈”的?

成都老照片

不幸遭遇,卑微生活

这位保姆是成都市温江区的一名女子,名叫高玉清。

她是一个苦命的农村女人,一直以来以家庭为重,也没怎么出过门。

她和丈夫有一对儿女,生活过得还不错,虽然不富裕,好歹饿不死。

原以为她的生活会一直平平淡淡地走下去,原以为她会和自己的丈夫恩爱到老,看着自己的儿女成家立业,原以为她会和其他妇女一样,在家庭中找到自我,奉献自我。

没想到,事情并没有按照正常的轨迹走下去,她的人生迎来了一场惊天大变故。

那时候,国家还没有解放,内战比较激烈,高玉清一家在乡下过得小心翼翼。

可是好景不长,她的丈夫出事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因为身体原因,她的丈夫早早地便倒在了床上,但是家里又没有足够的金钱去医治他。

在病魔的打压下,丈夫终究是扛不住了,撒手人寰,丢下了高玉清和年幼的儿女。

这件事情给高玉清带来的打击太大了,她始终走不出来。

后来,高玉清在丈夫的灵堂守孝三天,她发誓,自己绝对不会改嫁,她要一个人将丈夫和孩子抚养长大。

处理好丈夫的后事以后,高玉清就开始了打小工,做农活,卖菜等工作,就是为了积攒足够的金钱抚养孩子。

孩子就是高玉清活下去的动力,可她没想到,她的动力也即将离开自己。

高玉清老人和雇主家孩子

在丈夫离世后不久,两个孩子竟然相继夭折,抛下了自己的母亲。

高玉清在家里哭得撕心裂肺的,一度晕厥,很久以后才醒过来。

更糟心的是,婆家也看不惯她了,认为她是一个“克夫克子”的不祥之人,狠心地将她赶了出去。

无处可去的高玉清只好回到了娘家。

但是娘家也觉得高玉清不祥,虽然没有直接拒绝高玉清的回来,却也隐晦地表达了无数次。

娘家多次给高玉清说媒,想要再次将她嫁出去。

可是高玉清又怎么会同意呢?

高玉清老人和雇主家孩子

她在丈夫的灵堂前发过誓,是坚决不会改嫁的,再说了,现在自己的名声这么臭,谁愿意娶回家?

为了逃避娘家人的安排,高玉清决定离开娘家,自己一个人出来生活。

于是,高玉清开始了自己的求职之路。

入职保姆,改变自己

高玉清离开娘家以后,就一个人来到了四川新津县,在这里,她遇到了自己的雇主。

1954年,刘致台被任命为四川新津县县长,于是他带着自己的妻子许曼云来到了四川新津。

在到达四川不久以后,许曼云就查出来怀孕了,这个消息对于刘致台来说既是惊喜,又是惊吓。

高玉清和雇主家合影

刘致台从小待在部队,不是行军打仗,就是上阵杀敌,对于照顾人和做家务之类的活计,一窍不通。

妻子许曼云怀孕,自己压根不知道怎么照顾。

而且,自己妻子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公主,从小在家人的溺爱下长大,对于家务活同样是什么都不懂。

在没有来到四川新津以前,他们家都是有保姆的,现在突然来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时间没来得及找保姆。

再加上两口子的工作都挺忙的,也没有经常待在家里,所以找保姆的事情就一再搁置了。

眼下,许曼云怀孕了,必须待在家里养胎,找一个保姆就势在必行。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于是,许曼云开始在当地物色合适的保姆,也就是在这里,她遇到了自己一生的姐妹高玉清。

通过邻居的介绍,许曼云了解了高玉清的相关信息,得知了她的遭遇,当下就决定让她来家里工作。

在见到高玉清以后,许曼云牵起了她的手,告诉她:“现在和以往不同了,是新时代了,我们没有所谓的谦卑尊贵,大家都是革命同志,都是战友,不必过于生分,安心住下来就好了。”

高玉清被许曼云的态度惊讶到了,可能是习惯冷嘲热讽,面对许曼云还有些许的不自在。

可是高玉清能够感受到眼前女子的真诚,再加上自己第一次受到平等的对待,高玉清还是答应了她,来到了许曼云的家中,照顾他们一家的生活日常。

高玉清

来到许曼云家里以后,高玉清并没有和他们过多地攀谈,而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儿。

她害怕雇主嫌弃自己不够努力,觉得自己偷懒,所以一刻都不肯停下来,铆足了劲地干活儿。

吃饭的时候,高玉清也是躲得远远的,一个人在旁边吃完,从来不会上桌子吃饭。

看着高玉清一副怕人的模样,许曼云很心疼,她找到了高玉清,和她进行了一场深度的交流。

“我们是平等的,要是没有活儿的时候,不用强硬地找其他事做,我们不会嫌弃你,吃饭也没必要躲着我们,我们可以一起吃饭,你可以坐到餐桌边一起吃,我们家没有这些规矩。”许曼云真诚地说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听了许曼云的话,高玉清的泪水已经蓄满了眼眶。

“我一直害怕您会嫌弃我,我不敢,我这样的人命不好,不敢奢求什么,只希望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徐曼云抱了抱高玉清,没有说话。

后来,高玉清的话渐渐地多了起来,大家都亲切地喊她“高嬢”,虽然她一直坚持喊大名。

由于高玉清很勤快,做事又非常有责任心,深得刘家人的信任。

为了更好地发挥她的作用,刘家人就将自己的大部分金钱交给了高玉清,其中就包括了刘致台和许曼云的工资。

他们让高玉清自己计划这笔钱,用于日常开支,家庭支出。

许曼云家五个孩子

高玉清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将刘家人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

九个月以后,许曼云生产了,他们的儿子出生了。

在孩子出生以后,高玉清就承担起了照顾孩子和照顾产妇的重担。

在孩子百天的时候,许曼云一家准备拍一张全家福。

他们早早地联系好了一家摄像馆,请好了专业的拍摄人员。

许曼云看着自己待在一边的高嬢内心不忍,直接将她拉了过来。

就这样,高玉清和许曼云一家从黑白照到彩色照,拍了三十年。

后来,许曼云陆陆续续地生了六个孩子,但是孩子都是高玉清带大的。

在孩子的回忆里,几乎全是高玉清。

高玉清

他们的小儿子是一个捣蛋鬼,在学校一直是调皮捣蛋的类型,上课也不听讲,下课还会打同学,让老师很是头疼。

这一天,他又在学校捣蛋了,将自己的同桌打得鼻青脸肿的,别人的家长都找上门来了。

此时,许曼云夫妇并不在家,而是在外出差去了,没办法只能由高玉清去处理这件事情了。

高玉清来到学校以后,从老师的口中了解到了小儿子平时的所作所为,气不打一处来。

对着小儿子的屁股就是两巴掌,并警告他:“下次要是还这样,我就打死你。”

小儿子很气愤,你又不是我亲妈,竟然敢打我。

气不过的他回到家中以后就给自己的母亲打去了电话:“妈,今天高嬢打我了,她竟然敢打我。”

全家福

谁知道,小儿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曼云打断了:“喊什么喊,我不在家,高嬢就是你的亲妈,家里的大小事,她说了算,你听就是了,要是不听,我回来了就打死你。”

小儿子垂头丧气地挂断了电话。

在许曼云的家中,高玉清具有绝对的话语权,这些孩子不敢也不能轻易挑战她的存在。

后来,在五个孩子的回忆中说道:“高嬢占据了自己记忆的大半部分,甚至比自己的亲妈还要亲密,从小到大,一直是高嬢带着我们,从心理上来讲,高嬢就是我们的妈妈。”

可是,舒坦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刘致台和许曼云的工作就出现了问题。

没有了工作,就没有了经济收入,刘致台一家的生活凭证就没有了。

如此下来,入不敷出的日子久了,家庭经济开始低迷,可是高玉清还是没有放弃。

高玉清与许曼云

分文不取,照顾孩子

后来,由于工作原因,刘致台和许曼云不能时常回家,家庭的重担还是落在了高玉清的身上。

但是许曼云是十分信任高玉清的,将孩子交给高玉清是她认为绝对正确的选择。

想当初,许曼云生下大儿子,奶水不足,人也十分消瘦,没日没夜地发烧。

为了缓解许曼云的难受,也为了更好地喂养孩子。

高玉清不惜徒步一百多公里,寻找下奶偏方,脚都流血了,起茧了,鞋都走破了,还是没有放弃。

这样无怨无悔的性格,深深地折服了许曼云,她激动地和高玉清拜了把子,两个人成为了“姐妹”。

所以,将孩子交给自己的姐姐看管,许曼云是十分放心的。

后来由于形势,两人没有了工作,也就没有了收入,带来的结果就是高玉清的工资同样没有办法支付。

可是高玉清并没有嫌弃,也没有因此离开他们,而是继续照顾着几个孩子。

刘致台和许曼云每个月只能给家里十元钱作为生活开支,这些钱仅仅只够孩子们吃饭,其他的活动一概不能参加。

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刘致台和许曼云就连十块钱都拿不出来了。

家里的孩子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还是没有吃的。

高玉清心生不忍,她想着一定要保障孩子们的吃食。

于是,她每天带着孩子们出门挖野菜,捕鱼,找野果,勉勉强强能过活下去。

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食物迟早都会吃完的。

没办法,高玉清竟然将自己手上的镯子拿出去,卖了二十元,作为他们的食物采购资金。

这个镯子是高玉清祖传的,是她关于家的回忆,是一种寄托,可是为了这群孩子,高玉清毅然决然地将镯子卖了。

许曼云很是感激高玉清,后期直接将高玉清落户自己家中,成为了自己的家人,跟随自己一生。

十年以后,刘致台和许曼云的工作也恢复了正常。

他们回到了家中,也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孩子们。

看着被照顾得很好的孩子们,许曼云抱着高玉清一顿痛哭,就连平时不爱说话的刘致台也为之动容。

90年代,刘致台的工作发生了变动,他被调任到了重庆。

高玉清则跟着他们一家回到了重庆。

此时,几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了,开始各自求生活了。

年龄大的,参加工作了,或者是国家公职人员,或者是自己开了公司。

年龄小的,还在为了自己的前程苦苦地求学。

而年事已高的高嬢

[1] [2]  下一页

最新资讯杂谈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